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日志

 
 

拾荒记  

2017-03-10 22:48:45|  分类: 园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多肉和拾荒~~

 

前面路边有堆沙,二话不说下手抓。

听说谁家有煤球,腆着厚脸上门求。

你竟扔了咸菜缸?快快去掏垃圾箱。

那座山上有枯木,我才不怕走山路。

你这品种我没有,给个叶子我再走。

雨天匆匆往回蹿,阳台窗户定没关。

破桌破凳不能扔,改成花架还能撑。

干了这杯我不行,我就等着拾酒瓶。

微信的多肉群里流行着一首打油诗,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一跳,条条对照条条中枪。原来,这是养多肉的人滴共“病”。

一直以来,我就具备“拾荒”的潜质,自从养了多肉后,这潜能被无限挖掘。最近,先是迷上了捡水泥方块,接着是迷上了捡罐子、坛子,然后是捡破木头、破树根。这些破玩意和多肉凑一块,还真是绝配。于是,捡着捡着,就捡上瘾了。

买木椅

父亲隔壁的街道上有间“大山合”,门口有张蓝色的长椅破旧不堪,整日整夜丢在屋檐下落满灰尘,看着很是心疼。感觉在椅子上摆满多肉,应该很有调调,就想厚着脸皮去找店主讨要。连续几天,没能遇上店主,心里甚是牵挂。周六,再去父亲家,看到“大山合”有人,顾不上害羞走进去说明来意。店主是位大妈,看上去还蛮和气的。听了我叙述后,她显然有点儿不知所措:“这椅子虽是破的,但还能搁点东西”。想来她与我非亲非故又非友,没有白送的理由,于是我改花十元钱,求大妈卖给我。大妈犹豫了一下,同意了,还帮我将椅子扶上了电动车。想了很久,终于如愿。我欣喜万分滴扶着破椅子,乐得快上天。椅子不算重,距离父亲家就几百米的距离。老屋子配破椅子,随便往哪儿一搁都是风景。

捡坛子

前几日突发奇想,将家里的酒坛子、酱坛子找“嗨皮”(肉友)打了洞,然后养上法师。没想到,酒坛子配法师,超级完美。拍了照片发到朋友圈里,惊艳无数。整个多肉群沸腾了,嚷嚷着全要去捡坛子。其实,我还想捡几个,可是得要到老城区或乡下才能找到。想起西溪的朋友小曹,打了一通电话,对方说拆迁有了一阵子,坛子是有不少扔在路边的,但被人捡了不少,不知道还有没有我需要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火速赶去,生怕晚了一步就少了一个坛子。刚到拆迁区的路口,就发现两只小坛子躺在瓦砾上。欢天喜地捡回来,仔细检查了一下,不破不裂,宜土栽宜水培。继续向西,发现了不少坛子,但个头太大,都不是我想要的。

在一条小路的墙边,我看到一个脱了把手的罐子,形状不错,很适宜养多肉,尤其适合养老桩。门前有位大姐,我问她能不能用五块钱将这个破罐子卖给我养花,大姐说罐子是她老母的,老母不在家,她不能做主。于是,我只好折回头请小曹来帮忙说情。结果,大姐不见了,破罐子也不见了,看来是当古董给藏起来了。

肉友尼莫看到我捡的坛子也是喜欢得爱不释手,见状,我就带她一起去“淘宝”。拆迁区颓废不堪,少有人烟,在不成形的巷道里兜兜圈圈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尤其是冷不丁滴窜出几只乱吠的野狗,真的怪吓人。胆小的尼莫因此噩梦了,但她还是坚持下周继续。

到了家将坛子洗干净,养草的养草、养肉的养肉,无论怎样搭配都透着古朴自然的味道。群里顿时炸了锅,众肉友为“坛”疯狂。连日里,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以“一坛为荣”。至此,有人提议将“多肉群”改为“拾荒群”。“拾荒”二字过于自黑,遂灵机一动改为“天下第一帮”。肉友没有异议,还给我封了个“官职”。一转眼,“东门的多肉疯子”变为“拾荒”帮的帮主,这个转身,该是多么滴华丽哈~~

求树桩

从去年起,就一心想找几个老树根,却无缘遂愿。几个月前,在四舅的厂区发现一个,但不理想。肉友一棵草说乡下多,约个时间一起去挖。老树根,回头见!

老树根求而不得,转而求老树桩。父亲家的后院有一堆银杏树的树干,可我没有工具将其分段。想拉出去找人加工,但巷子太窄,运输不方便。网上搜了一下现成的木桩,价格不贵,但运费是按照重量来计算的,如此,着实是划不来。思量着要不要借个什么工具或找些朋友帮忙的,转念还是不了了之了。

上班的路上,看到城建局的工人在砍树,电动的电锯切起树桩如同切豆腐。眼前,就有一根大木桩快倒下。“大爷,把这木桩送给我吧!”距离太远,电锯的声音太响,大爷没听见。我只好硬着头皮,站在围栏外用隔空传话。功夫不负有心人,电锯停了,大爷也懂了我的意图。那树干太长太沉,我根本就搬不动。好心的大爷按照我的请求,将树干分成了四段。四个新鲜的木桩就在眼前,我再一次得偿所愿。

乐滋滋滴上去抱树桩,结果抱了一身的树汁,粘在手上有点痒。衣服也脏了,裤子也脏了,鞋子也脏了,却全然不顾。在旁边看热闹的酒店老板看不下去了,打开店门让我先去洗手,然后还给了我四个超大方便袋,给我包住木桩。如此,我就可以抱着走了。一个可以抱着走,四个木桩还真令人伤脑筋。“抖三娘”见状,问我在干嘛。我顺势请求寄存,得到同意。晚上快递的花盆到了,包装太大,正愁着怎么回去。正巧遇到同事小鹏鹏开着汽车,小盆友帮忙送花盆、送树桩,差点耽误了看电影。这次第,怎一个“谢”字了得?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拾荒记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