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日志

 
 

距离  

2014-03-21 09:30:44|  分类: 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偶遇失散二十多年的琴。我赶着上班,留下了手机号码和兀自激动的她。一路上,与她有关记忆,从岁月的角落里伴着微冷的春风抖落,零碎模糊的印象逐渐拼凑完整清晰。虽说不上美好,却也算难忘。

琴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同学,只是我以前的邻居。儿时,经常在幽长的小巷里相遇,两人都默默的瞅着着对方,也不互相说话。我不是清高,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多年后,无意中得知她有个哑巴妈妈被抛弃,再婚将她安置在外公家的身世后,心中便多了一份怜悯。再次相遇,还是什么都不说,却开始点头微笑。

记不清是谁先打破了这份沉默,偶尔交换《读者》或《青年文摘》等杂志。真正熟悉起来是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每早我们一起去体育场打羽毛球。我们俩的身材都比较矮小,抽起球来都很带劲。手握球拍,相对而立,真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琴没有因为家庭的影响性格,反特别开朗。有次,我和琴一起看笑话集。笑话好多,并不是很好笑。琴的笑点实在太低,居然每次都要笑翻。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她笑抽了。不仅眼泪笑了下来,连腰也笑得直不起来。受到感染的我,居然也笑得肚子发痛。生活中的琴,一直保持着这种乐观。而那时年轻不识愁滋味的我,动辄就摆出一副忧郁神情。有时候,我觉得该和她换一下,但仔细想想,还是不换为好。毕竟,我的父母相爱,姐弟和睦。一家人时有磕碰,但不缺温暖。

那时,琴经常来找我。如果久等不来,我也不轻易去找她。我害怕去她家,是曾在阴暗的西厢房撞见一口棺材。琴说,那棺材是空的,等她外公百年之后用的。结果,她外婆先去了。后来,棺材随琴的外婆一起入土为安。可我还是莫名的胆小,不敢踏入她家半步。

暑假过后,琴忙碌起来。常连着多日,不见踪影。我难得遇到她,即使遇上也说不上话。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大概有半年,琴突然失踪不见。她年近80岁的外公,背已经有些佝偻。颤颤巍巍敲开我家的门,问琴有没有来过。未打探到琴的消息,老人家那浑浊的眼神更黯然。看着他踽踽独行在幽长的小巷,我也在想,琴去了哪儿,为何不留半点音讯?

一周后,我在厨房做饭。父亲的那帮同事们又来蹭饭,说护城河上漂着一具女尸。穿着红色的衣服,看上去大概二十出头。想到琴失踪多日,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慌忙翻出影集找出她的相片。“你们看清楚了吗?是不是长这样的人?”他们异口同声,说没错,就是她。想到琴那苍老的外公,我来不及思索,就往外冲:“还在护城河吗?”“刚被送去殡仪馆了,你赶紧追,说不定还能见上最后一面。”我推着自行车就飞奔而去,全然没有发现身后那些家伙恶作剧的诡笑。赶到火化房,那具尸体还在地上。工作人员拉开头上的白布,我看到一张陌生的浮肿得没有一丝人形的脸。腿顿时软得无法动弹,记不清我是怎样回家的。然后整个人像病了一样,不吃不喝,只想睡觉。大概过了一周,那份恐惧和阴影才慢慢退去。值得庆幸的是,我用自己的“二”平息了对琴的担忧,以及由于过度关心造成的胡思乱想。

后来,琴的外公去世。幽长的小巷里,我再度与她擦肩而过。然而,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琴像人间蒸发一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今,我们再度相遇,琴那迷一般的过去,我不会问,相信她也不会说。这就是,我们之间的距离。

 

重生的爱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