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日志

 
 

黑白(旧文新贴)  

2013-02-27 11:10:03|  分类: 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母猫叼着一只小猫从一座幽静的院子里穿过。不巧的是,母猫迎面撞上了一个女孩。惊恐的母猫扔下小猫仓惶奔逃,失措的身影跃过花台跳上墙头便转眼不见了,留下一只巴掌大的小猫蜷在地上“喵喵”地叫。女孩很爱这只小猫,可是家里已经养着一只狗。为了不让小猫受到伤害,女孩决定把他当成礼物送给新婚的姐姐。
      女孩的姐姐从第一眼看到这只小猫便心生欢喜。看着它浑身黑白交错的花纹,姐姐立即给小猫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黑白,以后就叫你黑白怎样?喜欢吗?”小猫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又迟疑地往前挪了挪,大概是接受了这个名字。“喵喵,黑白,你饿了吧?”姐姐将冲好的温牛奶倒在雪白的塑料碗里,递到他面前。黑白凑上去用鼻子嗅了几下,然后抬起头犹豫地瞅了一下姐姐。“吃吧,黑白。”姐姐怜惜的摸了摸他的头。牛奶的香味在温热的气息中弥散,黑白忍不住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了一下。确定了姐姐笑咪咪的、毫无恶意的眼神后,黑白低着头卷着粉粉的舌头使劲地吸着碗里的牛奶。大概是真的饿了,一碗牛奶很快被舔得精光。姐姐从杯子里又倒了半碗,黑白舔了两口后停住。“黑白,吃饱了是吗?姐姐递给他一张精美的地毯。黑白顺从地趴在柔软的地毯上,很快就迷糊地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醒后,黑白正在灯光下伸着懒腰时却发现客厅的门开着。接着,一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脚踏进来。黑白下意识地往后退,然后跑到姐姐脚边。“黑白别怕,是姐夫回来了。瞧,他给你带了很多新鲜的鱼。”姐姐接过姐夫手中的方便袋,然后用筷子夹了一条鱼放在塑料盘中。没有猫不喜欢鱼的,尽管黑白还是一只小猫却很用力的啃着那条大鱼。“好可爱的一只小猫!”姐夫蹲在姐姐身边。黑白对姐夫有点顾忌,拖着鱼往后倒了两步。“慢点慢点,别被鱼刺卡住。”姐夫的语气很轻,和姐姐一样温和。“嘻嘻,你忘了黑白是只猫啦,他可是吃鱼高手。”看着姐姐忍俊不禁的样子,姐夫也乐了。
      姐姐要睡觉了,将黑白抱到厨房的纸盒里,纸盒里垫着一层软软的布垫。“这是你的窝,以后你就睡在这里。右侧的柜子旁,有个水泥洞,可以进出。”姐姐希望黑白能从洞里爬出去大小便。“喵哦!”黑白好像听懂了姐姐的话。尽管黑白暂时毫无困意,但他还是乖乖地趴在纸盒里。姐姐熄了灯,关上门,和姐夫有说有笑的走了。四处一片漆黑,黑白的眼珠在黑暗中发着绿光。黑白趴在带有香气的布垫上想着母猫,可是母猫丢下他后就不见了。回家的路是找不到了,因为女孩是将他放在纸盒里送到姐姐家的。姐姐和姐夫看上去都很和善,黑白决定在没有遇到母猫之前先住姐姐家。
      姐姐白天工作,晚上回家。姐夫的工作时间有点长,早六晚十的,中途有三个小时的休息。当姐姐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屋子就显得比较空荡。但是可爱的姐姐总是有办法将屋子塞得满满的。姐姐爱做饭,满屋都飘着烟火的气息。姐姐爱养花,满屋都透着甜美的芬芳。姐姐爱音乐,满屋都浸着浪漫的音符。姐姐爱看书,满屋都散着淡雅的墨香。
      每次,姐姐在做饭前总是先要将黑白喂饱。黑白虽然没来几天,却已经和周围的家猫野猫混成一团。“喵喵,黑白!”姐姐用筷子一边敲一边喊。那些猫们便争先恐后往姐姐家的门口奔,看到姐姐后又顾忌地躲在四边的墙角。黑白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冲过来,围着姐姐的腿蹭来蹭去开始撒娇。“去吃饭吧!”姐姐看着黑白的眼神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黑白低下头,开始享受美味。四边墙角的猫们已经按捺不住,看着姐姐一脚踏进厨房,便蜂拥而上大块朵颐。黑白见状,一边用爪子按住鱼一边发出呜呜的警告。姐姐闻讯伸出头,猫们又缩回原地。也有一两只胆大的猫试探性地退了一两步,见黑白埋头苦干就赶紧上去抢一两口。此时的黑白已经吃饱,并不介意。于是远远近近的猫们一哄而上,将地上的鱼抢食一空。等到姐姐端着饭菜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几根猫们难以消化的鱼骨白刺。
      姐姐吃饭的时候,黑白就趴在姐姐卧室门口的地毯上,认真地洗着他那张猫脸。晚饭后,姐姐收拾了锅碗瓢盘去给花儿浇水,黑白就跃上对面的墙头东跳西窜地逮着飞虫。姐姐去小区的水房打热水,黑白就鞍前马后地不离左右。姐姐看书的时候,黑白就安安静静地守一边。姐姐听音乐的时候,黑白先趴在地毯上眯着眼聆听,然后就呼呼大睡。等到姐姐打开电视的时候,黑白知道,姐夫下班的时间快到了。于是,黑白用爪子挠门,叫姐姐放她出去。门一开,黑白就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不一会儿,姐姐仿佛听到姐夫车从巷头穿过的声音。当姐姐拉开门的时候,黑白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突然在门口刹住,然后悠闲地踱步。仅仅十几秒的功夫,姐夫也跟着到了家。原来,黑白出去是接姐夫的。从这以后,黑白不管春夏秋冬还是寒来暑往都会在姐夫下班必经的巷头翘首等待。累了一天的姐夫,每每看到迎在门口的姐姐和黑白便觉得感动、神奇。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又幸福。
      一转眼,黑白已经长成一只强壮、英俊的猫了。可是,他却越来越爱和姐姐捣蛋。看着姐姐给姐夫织围巾,淘气地他抱着毛线团在地上翻跟头。看着姐姐在洗衣服,顽皮地他扶着桶用一只爪子向姐姐泼水。姐姐不恼也不嗔,任由着他折腾。等他消停后,姐姐也会冷不丁地将他的脚塞进墨水瓶当画笔,然后坐在一边欣赏一幅墨迹未干妙趣横生的梅花图。看来,姐姐有时候也很顽皮。
      可是有一天,黑白不见了,姐姐用筷子几乎要将碗敲破也未能唤回他。“喵喵,黑白——!喵喵,黑白——!”姐姐喊到嗓子都快哑了,还是没有看到黑白。当姐夫回到家的时候,黑白还是没有出现。姐姐看到姐夫泪忍不住掉了下来:“黑白不见了……”“别担心,黑白只是贪玩,说不准马上就会回来。”姐夫安慰着姐姐。姐姐抹着泪关上厨房的门,看着柜子旁空荡荡纸盒,泪又掉下来。
      天亮了,姐姐一睁开眼就向窗外张望。寂静的窗台上洒落着几缕金色的晨光。以往的此刻,黑白会在窗台上悠闲地散步。可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没有了。姐姐的鼻子微微发酸,姐夫亲了亲姐姐的额头拍了拍姐姐的肩准备去上班。
      姐姐起身奔向厨房,期待的目光撞上空荡荡纸盒在地上散成碎片。黑白已经一天一夜未归了,不知道他野哪里去了还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黑白还没回来?”邻居昨晚也听到姐姐绵长的呼唤。“也许是找去女朋友了吧!”另一邻居打着趣。姐姐扑哧一笑,心头却骤然伤感起来。走都已经走了,还能指望他回来?姐姐不得不劝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又是一整天。屋前屋后还是找不到黑白的踪影。姐姐固执地用筷子敲打着碗,尽力地呼唤着黑白。可惜,黑白并没有踩着敲打的节奏回家。姐姐失望地关上门,打开电视,然后将自己陷入一场悲情的连续剧中。偶尔有风吹动门帘,姐姐都以为是黑白。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当姐夫回来的时候,姐姐也懒得再去开门。“老婆快开门,看我带什么回来了!”姐夫的声音透着喜悦。“能有什么好东西?”姐姐一心惦着黑白,什么也不想。“老婆,快点呀!”姐夫在黑暗中将手伸到裤兜里掏钥匙。姐姐打开灯拉开门,一眼就看到姐夫怀里的黑白。“你个死猫,说也不说一声,野哪儿去的?”姐姐紧紧抱住失而复得的黑白又哭又笑,那语气又嗔又怪,仿佛是在责备一个顽皮的小孩。黑白不敢吱声,趴在姐姐的怀里一动不动。“你是在哪找到他的?”姐姐转身问姐夫。“就在下班的路上,大概是想咱们又回家了。”姐夫赶紧用纸巾帮姐姐擦去眼泪和鼻涕,然后笼着姐姐的肩,敲着黑白的脑袋教训:“以后不许再乱跑,不然罚你不许吃鱼。”黑白低着头,任姐夫数落。在昏黄的门灯下,一家“三”口又团聚了。
      日子欢快地跑着,跳着。没多久,从姐夫口中听到了姐姐怀孕的消息。家里要多个宝宝,黑白也觉得很开心。姐夫陆续地买了不少玩具和育儿书籍,甚至在墙上贴满了婴儿的画报。姐姐一有空闲就看书,听音乐或者给肚子里的小宝宝做口水兜、衣服、被子等物件。姐姐和姐夫很少陪他玩了,渐渐地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
      一天姐夫又带回来一只纸箱,黑白凑上去想一探究竟。箱子里什么也没有,黑白索性跳进去戏耍。姐姐和姐夫就站在一边看着,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在姐姐和姐夫复杂的眼神里,黑白捕捉到一丝隐约的不安。正当黑白准备跳出纸箱的那一刻,姐夫迅速地盖住纸箱,并用绳子将纸箱系牢。看着纸箱上被剪刀戳得密密麻麻的小孔,黑白明白了这是一场阴谋。黑白悲戚地叫着,用爪子挠着纸箱,想问个究竟。姐夫轻轻地拍着纸箱示意他安静一些,然后说了一些情非得已的话。原来,姐姐和姐夫看书的时候,得知猫身上携带的弓形虫不仅可以导致孕妇流产,还有可能造成胎儿畸形。姐姐和姐夫太爱肚子里的宝宝了,决定将黑白先送出去寄养。
      姐夫将黑白送到姐姐的娘家。“乖乖的,听话,等宝宝出世后,我和姐姐来接你。”姐夫打开纸箱,准备将黑白放出来。黑白从黑暗的纸盒里伸出头,看到一座宽敞的院子。这座院子有点熟悉,黑白在记忆里使劲地收索。是的,就是在这座幽静的院子里,自己曾被母猫丢弃。现在,又被姐姐丢弃。起点和终点竟然都在同一座院子里,黑白看着那座花台和那堵围墙,忍不住哀嚎起来。姐夫将鱼倒在地上的塑料盘里,哄他去吃。姐姐的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一根粗粗的布带,让姐夫帮忙将黑白栓到卫生间。黑白没有躲,也没有挣扎。连续两天,他不吃不喝,只是不住地哀嚎,那哀嚎在寒冷的冬夜令人不忍卒听,令人辗转难眠。
      姐姐接到消息后,立刻带着新鲜的鱼赶去。“黑白,姐姐来看你了,你要乖……”姐姐轻声地唤他。可黑白固执地背对着姐姐不住哀嚎,那声音带着责问、痛苦、绝望,令姐姐无言以对。“黑白,吃点鱼吧,不吃怎么行哩?”姐姐拉动布带,试图将黑白转过来。倔强的黑白依旧赖在地上纹丝不动,任凭姐姐怎样劝怎样说都不理不睬。就这样对峙了整整一个下午,黑白还是不愿看姐姐一眼。姐姐累了,起身回到屋里,想用剪刀剪去黑白脖子上的布带。“我怕黑白跑了,就用布带将他拴住。”姐姐的母亲解释着。“那就先拴几天吧!”姐姐带着依依不舍和愧疚轻轻地走了。
      无望的黑白在当夜挣脱了脖子上的粗布带逃得不知所踪。姐姐第二天赶来,只看到一地残籍。“别难过,是我没看好黑白!”姐姐的母亲自责着。“妈,不怪你,应该怪我,是黑白他恨我……”姐姐泪眼迷离:不管什么理由,被遗弃了就是被遗弃了。那种彻骨的伤害和疼痛永远也无法愈合。不管怎么解释,已割舍了就是已割舍了。那种内疚的心情和悔恨永远也无法弥补。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黑白还在不在这个世界。每每看到猫咪,姐姐就怀念起从前,怀念起当年那个简朴而又温馨的家,怀念起精灵一般的黑白……(写于2010年)

 

黑白(旧博新贴)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1、听风吹草动(十年前的黑白)

黑白(旧博新贴) - 秋寒 - 一切的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

2、脸谱黑白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